行业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汽车行业经历了一个很大的

时间:2018-10-25 15:40 作者:admin 点击:

  戴森新出的美发造型器Airwrap,因为两种截然不同的论调在朋友圈里刷了屏——种草文以“自动上卷”等黑科技勾起了一大批人的消费欲;不到三天,拔草文又来了,说美发造型器用起来难度颇高。无论如何,戴森的Airwrap都是近期讨论度最高的电器产品。
 
  在中国消费升级进行得轰轰烈烈这几年,戴森的吸尘器、风扇、吹风机都是消费升级的标志产品。戴森算得上是一家“慢公司”,产品品类拓展缓慢,1991年在英国伦敦成立后,吸尘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它唯一的产品,而后逐步增加了干手机、电风扇,以及后来的吹风机、电灯和美发造型器。较之飞利浦和松下,戴森的产品种类和型号都不多。
 
  Jake Dyson是戴森公司创始人James Dyson的儿子,他现在的职位是戴森首席工程师及戴森灯发明者。James Dyson在他的自传《Against the Odds》里提过他的三位子女:Emily、Jake和Sam。2015年,戴森收购了Jake Dyson所创办的灯具公司,戴森LED电灯——CSYS照明灯——在去年9月上市,成为目前面对消费者市场,戴森旗下唯一和马达没有关系的产品。
 
  Jake Dyson和CSYS照明灯Jake Dyson和CSYS照明灯
 
  界面:你在伦敦中央圣马丁学习的是工业设计,但是毕业之后你却做了室内设计师,为什么?
 
  Jake Dyson:那会儿在英国有许多的开发和室内设计项目,我和两个建筑师合计,开始着手做一些有趣的室内设计。不是涂涂墙壁、给地板上上色那些,更多是和一些小玩意儿、小装置相关的。我设计了“动作感应家具”,把机械装置和家具结合起来。
 
  在做室内设计的那三四年,我开始认识到灯光以及高质量的灯光能带来的空间提升。灯光是室内设计行业的全部,灯光的技术——比如LED——也在不断进步。但LED在生活领域的实际应用却十分有限,这让我有了要在行业里改善灯具设计的想法。
 
  界面:戴森过去所有的产品设计都是围绕着核心科技,比如空气动力和马达,戴森下一步要怎么拓展你们的产品线?
 
  Jake Dyson:我们在技术和工程上投入庞大。举个例子,数字马达是我们过去15年投资了3.5亿英镑研发出来的。我们之所以要做自己的数字马达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个性能更优的吸尘器,而市面上已有的马达都不够好。通过研发,我们想做出更小、更强劲、更安静的马达,最后有了V9马达。
 
  还有一件事就是连接各个“点”。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能研发出更小但动力更强劲的马达时,我们便意识还可以研发有根本性改变的吹风机,它更小却风力更强,你可以更快地吹干头发,而且很安静。我们有了个这个机会去重新发明、重新设计吹风机。
 
  所以,在技术上的投资支撑了戴森的新产品,还有我们的创造性工程设计,它持续地为我们提供新的创意,为我们拓宽新的产品品类打开了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从吸尘器,做到空气净化器 ,再到吹风机和其它发型工具。像我们的Airwrap美发造型器以及灯具也是我们拓展的品类之一。但是现在我们还在进一步朝电动汽车进发,这也是一次把戴森的核心技术综合应用到一起的机会。
 
  进入个人护理战场
 
  10月16日,戴森在上海发布了美发造型器Airwrap,利用空气动力学中的“康达效应”,戴森称可以在无需过高温度的条件下实现卷发、顺发、干发。根据发质和发型的不同,Airwrap分为丰盈塑形套装和顺滑造型套装两种,每套有6个可更换的接头。
 
  2016年,戴森推出了个人护理品类上的第一款产品吹风机Supersonic,高度差异化的外形和新的出风原理使之迅速打开知名度。戴森的全球产品总监Tom Crawford对界面新闻表示,戴森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了中国消费者发型消费的一些习惯:“中国女性前往专业发廊的频率比西方女性要高许多,有超过70%的中国女性每个月都会前往发廊一次,甚至更多,但西方女性这一比例差不多是30%到40%。”
 
  这块蛋糕,戴森打算怎么吃?
 
  界面:卷发棒是戴森个人护理品类的第二个产品,在研发过程中,你们发现了哪些来自顾客的新需求?
 
  Jake Dyson:当我们发明新产品的时候,我们先从科学和化学开始,所以我们花了六年的时间去调查研究头发。我们发现热对头发的损害是不可逆的,也发现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头发造型工具对于头发都会造成热损伤。所以对于工程设计来说,通过V9马达产生的高压,能够做到在吹干的同时造型头发,还不需要那么热。我们在上海还有一个实验室,去研究中国人的头发,以及中国顾客想要什么。
 
  界面:你刚刚提到了在上海有个团队,头发的类型是很多样的黑人、白人的发质不尽相同,你们怎么去搜集尽量多的头发?
 
  Jake Dyson:我们搜集真头发样本,像你说你的那样,我们的样本来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我们明白中国人头发、西方人头发、非洲人头发的区别,关于头发的结构、形状、拉力下的延展性的差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可以做各种造型。来到中国,我们也要弄明白到底人们想要做出什么样的造型,他们发质所带来的限制是什么。
 
  界面:去年我在《英国标准日报》上看到过戴森一款产品的专利文件,我相信那应该是Airwrap的原型,在过去一年你们在原型上做了什么改善?
 
  Jake Dyson:我们已经研究了头发6年了,Airwrap也已经开发了3年,做过642个各种各样的原型去保证Airwrap是效果好的。经历了一段打磨和优化的过程,每一步都是和造型的效果息息相关的。
 
  戴森Airwrap经历过的原型戴森Airwrap经历过的原型
 
  界面: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汽车行业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变革,手机行业同样如此。但你会觉得相比之下家电行业的革新要少很多吗?
 
  Jake Dyson:对,这个行业的产品开发进程有时是呈现波浪状。如果拿汽车和汽油发动机来举例子,会发现汽车制造商在过去一直再以产品之间的微小差异进行竞争。比如车的外形、性能,就像一个拼盘的组合。洗碗机、洗衣机的情况也差不多,还有就是吹风机。
 
  如果你不去提升核心技术——比如马达——你就想不出做产品的更好方式,一切就变得非常非常顽固。我们戴森的工程师文化允许我们得到了自由,去为最新的产品做实验,但是许多公司并没有获得这些自由的机会去为新的技术进行投资。
 
  造电动车
 
  2017年,James Dyson通过邮件对外宣布,已经组建了一个400多人的电动车开发团队,并且已经秘密运转了两年。接下来,戴森还将投资2亿英镑,在西英格兰新建电动车的测试中心。据《爱尔兰时报》的报道,测试中心将达到4.5万平方米,能容纳2000名员工。
 
  10月23日,戴森的股东大会还通过一项决议,同意在新加坡新建一座专门制造电动车的工厂。新加坡是戴森重要的海外基地,当地已经有戴森三个办公区,包括一个数字马达工厂,以及一个人工智能研发中心。
 
  戴森公布了新加坡电动车工厂的渲染图戴森公布了新加坡电动车工厂的渲染图
 
  界面:戴森已经宣布了要生产电动车,同时还声称车将是“彻底的不同”。电动车市场上已经有了许多竞争者,你们在技术储备上打算如何和这些竞争者竞争?
 
  Jake Dyson:我们努力在追求“彻底地不同”,但是不能预测到公司在两三年以后将会拿出一个怎样的电动车来。2021年我们将发售第一辆电动车。但我们相信如果我们遵行同样的哲学,投入资金到技术研发和发动机上,把我们在实验中积累的各项准则再次应用,把空气净化系统、气流、数字马达这些技术优势集中在一件产品上,希望能够创造出不同。
 
  界面:很明显戴森正在向其它品类拓展,而不是满足于做一个家电公司,你和你的父亲希望戴森未来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除了电动车 你们还会做其他新产品吗?比如进行太空探险。
 
  Jake Dyson:我们选择在地球上投资,改善地球上的产品,地球上还有很多东西等着我们去做。但是我们很尊重去做太空研究的人,因为这很重要。
 
  四、五年前,我们还被认为只是个吸尘器公司。但是我们在马达技术和气流上的研究让我们有了能向其它品类扩张的能力。我们有许多的创意,也发现了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我们建立起自己的能力壁垒和经验,我们能够变得更多元化,比如你很快就能看到我们在电动车市场有所作为。